债券

全球激荡下中国市场半年卷:债牛V型反转 人民币贬而不乱

  新冠疫情冲击下,对比上半年海外市场史诗级的表现--美股数次熔断、美债狂野飙升和美元荒一度刺激美元指数劲扬,境内金融市场相对平稳,波动率也较低,得益于中国疫情控制较为迅速。相对强韧的金融市场为经济复苏提供了有利环境,并吸引了国际资金来华。

  具体来看,上半年在岸股债市基本随着疫情进展呈跷跷板走势,上证综指先抑后扬,年迄今表现在全球主要股指中居前,波动率亦低于其他主要市场。债市指标券--10年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2002年来低点,而后债牛逆转收益率反弹,不过整体振幅明显小于美债;在岸信用市场违约亦在发行放量等助力下明显减少。人民币贬而不乱,年初虽受疫情冲击跌破7元,但3月疫情扩散引发避险,非美资产被抛售而美元受追捧之际,人民币仍在7.10元附近得以企稳,表现强于其他篮子货币。

  “上半年境内外市场波动差异,一个是因为抗疫效果的不同,欧美拖了很长时间,但是中国更为迅速,其中武汉在1月份爆发后,4月初就解封了,”法国巴黎银行中国外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称。

  此外他指出,境内外市场起点不同,国内市场刚经历了一波去杠杆,金融市场估值较低,系统稳健性更高,但欧美忽视疫情可能冲击基本面等风险因素,最终积累到3月份市场爆发。考虑国内杠杆不是很高,储蓄基础厚,利率水平存在比较优势的情况下,未来一段时间国内金融市场将延续稳健的趋势。

  股市稳定性更高

  沪指一季度下跌近10%,春节后先受疫情冲击,3月份再受美元流动性紧张引发全球抛压的打击;但总体和3月美股数次触发熔断相比,中国股市更快进入相对平稳期,沪指自3月以来30天波动率一直在全球主要股指中保持最低水平。二季度全球股市开始逐步修复,沪指从3月23日的低点反弹11%,不及标普500指数同期上涨逾三成。

全球激荡下中国市场半年卷:债牛V型反转 人民币贬而不乱

  尽管北京近期出现第二波疫情,一村投资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潘江、凯斯博投资管理基金经理Raymond Chen均认为,中国经济复苏相对明确,短期如北京疫情这类突发事件,应在可控范围内,不会引发经济大范围重新封闭和衰退。

  潘江预计中国经济第二季度有望持平甚至略增长,三季度同环比都会增长,这会为股市下半年的表现提供较好环境。Chen坦言,从6月初以来就看多市场为主。

  彭博此前的三季度股市调查显示,A股表现整体料坚挺,其中机构抱团的科技和医药板块可能继续受到追捧。不过接受调查的机构亦表示中美关系和疫情的恶化是可能导致预测调整的最大的风险。

  债牛反转

  今年风险情绪的不断变化加剧了债市波动,4月,10年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2.48%的2002年6月来低位附近,之后触底反弹,上半年迄今收益率上下振幅约67个基点,至少是2009年来同期最大。不过仍不及惊心动魄的美债市场,美债一度各个期限收益率均落在1%下方,10年美国国债的收益率高低点振幅近140基点,目前仍较去年末回落127个基点左右。

全球激荡下中国市场半年卷:债牛V型反转 人民币贬而不乱

  随着1万亿元人民币特别国债7月需完成发行,境内供给压力持续,国常会也提及要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投资者仍在观望等待降准等利好落地;但总体来说,央行行长易纲已指出要关注政策后遗症,考虑政策工具适时退出,即使做了降准,资金利率料也很难回归今年2-4月份的低位。

  违约同比回落

  新冠疫情冲击之下,如何输血实体经济是今年货币政策重要方向,两会也确定目标,引导公司信用类债券净融资同比多增1万亿元。一级市场上半年信用债发行顺势放量且融资成本走低,期内违约金额同比明显下降。

全球激荡下中国市场半年卷:债牛V型反转 人民币贬而不乱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截止6月29日,今年以来信用债发行量约7.7万亿元,同比增长约四成,且平均票息下降了逾120个基点至3.60%附近。违约情况也有缓和迹象,在发行热潮、政策鼓励通过展期、置换等形式帮助发行人临时减免债务的推动下,今年截止6月29日,境内债券违约总额同比下降超过三成至380亿元左右。

  “违约数量减少的情况会继续持续到下半年,”富达国际基金经理成皓判断,第一个驱动因素就是低评级债券的存量有比较大下降,此外近期出台不少针对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政策,若这类主体流动性得到一定改善,对发行高收益债的民营企业或城投,均有助力。

  人民币贬而不乱

  上半年,人民币受疫情冲击而回吐年初涨幅并重新跌破7元,不过整体表现可谓稳定,截至上周三,在岸人民币年内累计下跌超1.6%,在彭博统计的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表现排名第六。

全球激荡下中国市场半年卷:债牛V型反转 人民币贬而不乱

  “汇率波动是内外波动的传递链条,汇率波动低,就控制了内外风险联动的一个要塞,”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张瑜在采访中说,疫情以来,人民币汇率政策偏向以稳定波动率为主。

  双边汇率稳定、篮子指数走软,同时保持较低波动率,在其他大国货币政策宽松之际,不但有利于维护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也有利于推动中国外贸行业复苏。中间价近期也有呵护双边汇率稳定的倾向,与市场模型预测均值相比,在升值时偏弱、在贬值时偏强,或意味着当前汇率水平较为合意。

  中短期看,人民币利空和利多因素交织有利于人民币继续保持区间震荡,如分红购汇的季节性贬值压力和外贸订单复苏的不确定性,利多则体现在经济基本面和中美息差、下半年美元料继续走弱,以及传统逆差大户--旅行项逆差有望保持低位。

  “7、8月美国大选进入白热化阶段,波动风险仍然不能排除。”张瑜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