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怪事!大股东欠债逾期 其他四大股东持股全部被强拍!这家银行实控人到底是谁?

  第一大股东举债不还,竟然拖累一家银行其他四大股东持股被全部冻结、拍卖!这是什么怪事?

  阿里拍卖平台信息显示,4笔河南襄城农商行的股权即将于8月底进行网络司拍。4笔股权分别对应该行第二、第三、第五、第六大股东的全部持股,合计占该行总股本的31.355%。

  怪事!大股东欠债逾期 其他四大股东持股全部被强拍!这家银行实控人到底是谁?

  然而,股权集体拍卖与4家股东自身经营状况并无关联,而是他们在为襄城农商行第一大股东的2亿元重组债务提供质押担保时,后者未能按期还款,导致自身持股被悉数冻结、拍卖。

  事实上,无论是案件司法判决书还是工商信息变更,都显示襄城农商行前七大股东之间存在一定联系。截至去年末,该行前七大股东合计持股54.71%。

  襄城农商行31%以上股权被拍卖

  据阿里拍卖平台信息,河南襄城农商行4笔股权将于8月27日10点至28日10点在郑州市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

  具体拍卖信息为:4笔被拍卖股权分别涉及襄城农商行4453.25万股、3995万股、3642.5万股和3525万股股份,合计占襄城农商行总股本的31.355%。如此大规模大比例的银行股权拍卖并不多见。

  4笔股权的起拍价系在评估价基础上打了七折,分别为6078.7万元、5453.2万元、4972万元和4811.6万元,合计约2.13亿元,折合每股起拍价1.365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4笔股权正好对应该行第二大股东双建商贸、第三大股东首山投资、第五大股东龙润园林和第六大股东花博园投资的全部持股,持股比例分别为8.94%、8.02%、7.31%和7.08%。

  信息显示,襄城农商行是在襄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基础上改制组建而来,于2017年10月正式挂牌开业。

  该行总股本为4.98亿股。除前述4家股东外,襄城农商行第一大股东许昌禹王置业、第四大股东泰源绿化分别持股9.2%、7.79%,第七大股东龙泽祥园林持股6.37%。

  此外,据当地媒体信息,截至7月22日,襄城农商行存款余额约170亿元。以此推算,该行资产规模应该在200亿元左右。

  起因:为2亿元债务重组提供质押担保

  4家股东所持股权被集体拍卖,与其自身经营情况似乎并无联系。

  相反,襄城农商行第一大股东许昌禹王置业的一笔2亿元重组债务,才是上述4笔股权拍卖的导火索。裁判文书网的一则民事判决书披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据了解,2017年1月23日,河南首家地方AMC――中原资产与北京福洲地产、许昌禹王置业、许昌九洲鸿豫置业签订《债权收购暨债务重组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据历史工商信息,北京福洲、禹王置业、鸿豫置业当时同属一个实际控制人――北京九洲鸿运实业集团。后者当时由河南农民企业家张松洲、王春花夫妇控制。

  协议约定,中原资产出资2亿元收购北京福洲对禹王置业享有的2.003亿元债权,禹王置业分期24个月向中原资产支付重组债务金额及重组宽限期补偿金共计2.44亿元。

  同日,中原资产又和北京福洲及其实际控制人张松洲夫妇签订《债权收购暨债务重组保证合同》。合同约定,北京福洲、张松洲夫妇为禹王置业、鸿豫置业还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此外,中原资产又分别和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花博园投资签订《股权质押协议》。约定4家公司以其持有的襄城农信社股权对协议项下禹王置业的重组债务提供质押担保。

  3天后,中原资产向北京福洲支付债权转让价款1亿元,又在4月20日分两次支付1亿元。至此,中原资产完成出资责任。

  此后,禹王置业开始陆续向中原资产支付相关融资费用,但支付主体一变再变。除了在2017年3月直接支付200万元重组利息外,此后均由不同公司代禹王置业支付利息。

  其中,双建商贸代禹王置业向中原资产支付融资费1200万元;鸿豫置业代为归还借款利息800万元;泰源绿化、龙泽祥园林也分别代禹王置业支付利息800万元、400万元。

  但实际上,作为襄城农商行第四大股东、第七大股东,泰源绿化、龙泽祥园林并没有出现在前述债务重组协议、质押担保协议中。

  而从2018年9月起,禹王置业、鸿豫置业就不再向中原资产支付重组宽限期补偿金及债务本金。中原资产多次催促,债务人均置之不理。

  告上法庭,冻结、拍卖股权

  因迟迟未能还款,2019年6月,中原资产一纸诉状将禹王置业、鸿豫置业,提供质押担保的4家公司,以及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北京福洲、张松洲夫妇全部告上法庭。

  中原资产提出的诉讼请求主要包括:

  1、判令禹王置业、鸿豫置业向中原资产偿还本金、重组宽限期补偿金、逾期还款违约金合计2.373亿元;

  2、判令北京福洲、张松洲夫妇对第一项诉讼请求中禹王置业、鸿豫置业的还款义务提供连带保证责任;

  3、判令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花博园投资4家公司在质押股权价值范围(即持有的襄城农商行股权)内向中原资产承担赔偿责任。

  2019年7月,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还应中原资产申请,冻结了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和花博园投资持有的襄城农商行股权。

  最后,郑州市中院裁定认为,中原资产已依法支付债权转让价款,但禹王置业、鸿豫置业自2018年9月起未再还款,应当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

  至于中原资产是否有权要求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和花博园投资在持有的襄城农商行质押股权价值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法院首先认定,中原资产与4家公司签订的《股权质押协议》属于有效合同。

  同时,《股权质押协议》约定,出质人应无条件协助质权人办理质押股权出质登记及其他手续。然而协议签订后,由于不可归责于中原资产的原因,股权质押登记未办理,4家公司未适当履行协助办理质押股权出质登记的义务,主观上存在过错。

  因此,法院裁定,支持中原资产请求4家公司以其各自持有的襄城农商行在质押股权价值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2019年10月底,郑州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其中包括:

  一、禹王置业、鸿豫置业于判决之日起10天内偿还中原资产债务本金、重组宽限期补偿金合计2.09822亿元;并以此为基数,按年利率18%支付欠息期间的违约金;

  二、判令北京福洲、张松洲夫妇对前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花博园投资以其各自持有的襄城农商行股权在质押价值范围内对前述债务向中原资产承担赔偿责任。

  此后,禹王置业、鸿豫置业、北京福洲、张松洲夫妇、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和花博园投资在今年3月底一同被列为被执行人。

  5月初,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花博园投资各自持有的襄城农商行股权又同时接受询价评估,并于7月底集体被司法拍卖。7月1日,禹王置业持有的襄城农商行9.2%股权也被司法冻结。

  谁的襄城农商行?

  事实上,企业以自身资产为其他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此案的奇怪之处在于,为禹王置业重组债务提供质押担保的双建商贸、首山投资、龙润园林、花博园投资4家公司,与禹王置业并不存在股权关系。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事有反常必有妖。

  目前,禹王置业由自然人张延召100%持股,但无论是禹王置业还是张延召本人,都与北京九洲鸿运实业集团、张松洲夫妇存在极为紧密的联系。

  与此同时,首山投资、龙润园林、花博园投资三家公司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具体来看,首山投资由自然人杨亚磊100%持股,杨亚磊还是禹州市昭润餐饮的监事,后者由禹王置业全资股东张延召控股。

  而在法院一审判决书中,首山投资的监事姜艳伟还是鸿豫置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鸿豫置业又是禹王置业旗下控股子公司。

  此外,杨亚磊还持有花博园投资40%股权。而工商信息显示,花博园投资历年披露的企业联系电话、电子邮箱、注册地址与龙润园林、泰源绿化、龙泽祥园林均完全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的联系方式还出现在张松洲夫妇实际控制的鄢陵花都投资置业工商信息中。

  事实上,在禹王置业开始向中原资产支付相关融资费用后,泰源绿化、龙泽祥园林还分别代其向中原资产支付了800万元、400万元利息,并分别代为归还欠息2.8万元、归还借款5万元。

  为禹王置业还款提供质押担保的双建商贸,也在2017年5月代其向中原资产支付融资费1200万元。

  怪事!大股东欠债逾期 其他四大股东持股全部被强拍!这家银行实控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