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

债务激增!新兴市场可能面临疫情下的“财政危机2.0”

  今年拯救了新兴市场资产价格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可能已经让许多国家不得不面临新冠危机的新阶段――这将是一场避无可避的财政混乱。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爆发,隔离封锁措施使得投资和消费需求大幅下降,各国央行此前纷纷降息,政府则加大支出。然而,这样的举措也可能让政策制定者和政府官员陷入困境。

  “最终,市场会转向,看看债务占GDP的比例,然后说‘你们打算怎么做?现在已经度过了最糟糕的时期,你打算怎么还钱?’”驻纽约的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新兴市场债务主管Eric Baurmeister表示。

  由于进一步实施货币刺激措施的空间已十分有限,发展中国家可能会陷入一种两难境地:既需要加大支出以恢复经济增长,又缺乏在不造成债务加深的情况下这样做的资源。利率甚至可能需要上升,以保护各国货币,因为信心消退、经济增长受到影响,资产价格开始走低。与此同时,不断加剧的经济困境可能加剧政治紧张局势。

  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飙升至258万亿美元,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到创纪录的331%。对新兴市场而言,债务比率升至GDP的230%,创历史新高。IIF的经济学家Emre Tiftik和Khadija Mahmood写道,到2020年底,新兴市场将有约3.7万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其中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将占总债务的近17%。

债务激增!新兴市场可能面临疫情下的“财政危机2.0”

  巴西经济部此前表示,巴西6月份的赤字已达到了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预计年底前债务负担将达到GDP的98%,高于去年的76%。哥伦比亚政府则预测,同期其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从50%上升至65%-66%。

  ☆土耳其情景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驻伦敦策略师豪纳(David Hauner)说,临时的政府支出计划可能会变成永久性的,官员们或将开始依赖宽松的货币政策为财政赤字融资。

  Hauner称,土耳其的情景――即宽松货币政策推高经济增长和高通胀,令本币承压,可能成为其他新兴国家的更大风险,尤其是如果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减少而债务水平上升的话。

  他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多种财政问题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经存在,而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可能会面临更严峻的财政挑战,需要更多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支出。”

  然而,削减开支或提高公司税也会带来风险。摩根大通驻圣保罗的首席拉美股市策略师Pedro Martins Junior表示,这些措施将拖累经济增长。他写道,尽管这可能要到2021年才能实现,但它可能成为公司盈利的一大阻力。

  PGIM固定收益新兴市场债券主管Cathy Hepworth说,如果经济持续承压,政治领域的压力也可能加大,导致民粹主义激增。该公司管理着8680亿美元的资产。

  她表示,“对我而言,最大的风险是如果我们不能实现预期的经济复苏。如果经济迟迟无法开始增长,那么继续支撑这些经济体的能力就会受到限制。这是否意味着有更多的民粹主义压力?”